Kostlich

啊哈哈哈

在宿舍做完口语课的课件,边吃水果边看DG贝九录像,亮黄得像从油画抠出来的橘子被我一口一个,感觉比起屏幕里系着蝴蝶结打银袖扣的卡厨,自己更像个帝王

My little airport这张《只因当时太紧张》,可能正面大家在音乐软件都看过,但其实背面是有彩蛋的......

本就油腻的男生按照时尚指南走什么盐系风岂不是变成了腊肉少年

如果毕业季的文案也要查重,那么援引“归来仍是少年”这个数据的学生还有没有答辩资格?

“萤火虫消失之后,那光的轨迹仍久久地印在我脑海中。那微弱浅淡的光点,仿佛迷失方向的魂灵,在漆黑厚重的夜幕中往来彷徨。 我几次朝夜幕中伸出手去,指尖毫无所触,那小小的光点总是同指尖保持一点不可触及的距离”

这是中学看的小说《萤》,放生敢死队送的萤火虫那段。

萤火虫它的亮,在新宿夜景的闪闪光河中只显得微不足道,人似是被点醒般意识到渺小,思考自身的坐标,感受到虚无,结尾处富有镜头感的那种距离,亦如同浪漫理想与现实两条平行线之间的永恒距离。

当然,人总会成长,同一段文字以前觉得伤感,现在觉得特别特别伤感:它总会使人想起夏夜里心烦意乱之时,起身开灯却眼睁睁望着蚊子飞远,指尖同它保持的那一点无可触及的距离。

最近女团选秀节目,其他女生我还知道在看啥,只是大家疯狂玩梗拉票的王菊女士,那种一掌过来让你懵半天的肌肉猛女范,感觉在看创造110